您的位置:

首页  »  学生校园  »  美艳女警唐依佳-久综在合线

美艳女警唐依佳-久综在合线
久综在合线上眼低下了头去,但马上头就被人抓头发扯了起来,啪的一下脸上挨了一记耳
光。
  「臭娘们,还认的我吗?」
  唐依佳被扇的眼冒金星,慢慢睁开了双眼,看见了一个模糊的人影,等人影
渐渐清晰,一张肥大的脸出现在了眼前,「这张脸好熟悉,肯定是我以前抓过的
人,现在把我绑来报复我」唐依佳脑海里快速的思索着,突然她想起来了,肥皮
张!名字虽然记不清了,但是这外号她可记得很清楚,这人非常的狡猾,可谓狡
兔三窟,唐依佳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跟踪摸排才在一处出租屋内将其抓获,这一
个月她几乎没怎幺睡觉,心里憋了一肚子火,就把肥皮张拷在了卫生间一顿暴打,
打完也不带走,就在那出租屋内睡了一天,可怜那肥皮张挨了一顿打又被拷在厕
所里一天没吃没喝,完事还被多判了五年,罪名竟然是袭警,「这家伙怎幺出来
了」「呜呜,呜呜」想到这里唐依佳就不停的叫了起来。
  「把她嘴巴给松开」肥皮张命令道。
  那胖子走了过来,开始解唐依佳嘴上的胶带,足足解了四圈才解开,这时才
发现嘴里还勒着一条丝袜,解开丝袜又发现嘴里还塞着一堆东西,胖子从唐依佳
嘴里一共掏出了两条丝袜,一条内裤才算掏干净了。
  「我靠!怪不得这娘们叫的声音那幺小,原来被堵的这幺严实,这一路够她
受的了」胖子惊讶的说道。
  「看来咱们找的人够专业,就该这幺收拾她」肥皮张恨恨的说道。
  因为嘴巴长时间的撑得很大,突然一下子空了还不太适应,唐依佳嘴巴竟然
合不住了,好半天才能讲话「肥皮张,你疯了,连我你都敢绑,不要命了」「绑
的就是你,臭娘们,害的我好苦,这次我就是来寻仇的」「你想怎幺样?」唐依
佳瞪着肥皮张,不甘示弱。
  「你说呢,你一大美人落我们手里还能怎幺样」这时唐依佳开始冷静下来分
析着局势了,首先自己被绑的跟个粽子似的,肯定是任由他们摆布,所以决不能
硬来,要智取,其次他们无非就是想跟自己那个,所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而且
逃脱的机会多的是,想到这里唐依佳竟然笑了起来。
  「我当是要干什幺,想跟本姑娘那个可以,但是我得先洗个澡,昨晚被那几
个王八蛋弄得一身脏,你们玩着也不舒服对吧,等我洗干净了随便你们怎幺玩都
可以,好吧」唐依佳说完向那胖子抛了个媚眼,胖子差点没摔地上。
  「可以,洗澡嘛,胖子把她扛上来院里」说着胖子就朝自己走过来了,唐依
佳急道「等等,不把我解开怎幺洗啊」「谁说绑着就没法洗了,放心,会把你洗
的干干净净的」唐依佳就这幺的被扛到了院里,心里想着等待自己的究竟是什幺。
  「来,把她给我倒吊在这」肥皮张指着院里一棵老槐树说道。
  「肥皮张,你敢,我……呜呜」唐依佳话还没说完嘴就又被一个塞口球堵上
了,紧接着胖子和高个两人把唐依佳倒了过来,脚踝中间有系了根绳子绑在了老
槐树一支比较粗的枝干上,唐依佳的头发都快拖到了地上了,全身不停的扭动,
可是也只能是原地打转。
  「打桶水去,还有拿瓶沐浴液,让我们给唐大美女好好洗洗」「呜呜……呜
呜」唐依佳只能这幺徒劳的喊着,挣扎着。
  唐依佳就这幺倒吊着,全身涂满了沐浴液,被肥皮张三人到处摸来摸去「皮
肤可真好啊」,「这胸部够挺」,「这腿可真长啊」三人边摸边说些不堪入耳的
淫词乱语,唐依佳听着真想哭,可她不能,那样她就彻底败了,后面还不知道要
被怎幺折磨。
  就这幺被摸了半个多小时,三人终于停手了,「好了,洗洗吧」说着三人各
拿一个水瓢,从桶里舀出水就往唐依佳身上泼去,井水很凉,虽然是夏天,但是
这荒郊野岭又是晚上,气温还是很冷,唐依佳被浇的瑟瑟发抖,又被倒吊着,眼
看就要晕过去了。
  「行了,再浇估计这娘们就要挂了,解下来带进屋吧。」唐依佳终于从树上
解脱了出来又被扔回到了床上,口球被取了出来「怎幺样,美女,洗的爽吗?」
肥皮张一脸淫荡的看着唐依佳说道。
  「接下来呢?还要怎幺折磨我?」唐依佳有气无力的问道。
  「接下来就要直奔主题了,唐小姐准备好了吗?」
  「我是没问题,可是你们看我这两条腿被捆成这个样子,你们怎幺玩啊」肥
皮张一看,唐依佳本来就被捆的很紧,刚才绳子又被水一泡越发紧了,上半身倒
还好说,可两腿中间紧的连手都伸不进去了,确实没法搞了。
  肥皮张眉头一皱,这时胖子发话了「肥哥,就把她腿给解开得了,那样玩的
才爽」「你知道什幺,这娘们腿上功夫可厉害了,解开她咱们就要倒霉」「她都
这样了还有什幺力气,再说咱们三个人,两个人一人压住她一条腿,轮着爽不就
行了」肥皮张想想也是,她再厉害毕竟上身还被绑着,解开双腿也没太大的麻烦,
「行,你两个把她的脚压好了,我来解绳子」「放心吧,肥哥,她绝对动不了」
就这样胖子和高个两人死死的按着唐依佳的脚,肥皮张把唐依佳腿上,脚踝和脚
背上的绳子一一解开了。
  「肥哥,还有这,脚趾上还有」「那是扎带,解不开,等我去拿剪刀」说着
肥皮张就从柜子里拿出一把剪刀,随着大脚趾上的最后一道束缚被解除,唐依佳
的双腿终于解放了,这时胖子和高个各抓住唐依佳的一只脚往两边一分,唐依佳
的双腿就被分开了,唐依佳试着挣扎了一下,根本挣脱不开。
  「两混蛋抓得可真牢,怎幺办,难道今天真的要贞操不保,不行,要冷静」
心里虽然这样想,可是当看到肥皮张已经把裤子脱了,唐依佳马上脑子里就一片
空白了。
  「救命!救命啊!」唐依佳终于崩溃的大声呼救起来。
  「别喊了,这里没有别人了,来吧,小美人」
  肥皮张扔掉裤子朝唐依佳一步步走来……
 (3)
  看着肥皮张一步步的向自己走来,唐依佳脑中是一团乱麻,完全没办法冷静
下来思考对策,只能是不停的挣扎,用力的摆动着身体,可是两条腿被按死上身
再怎幺用力也是无济于事,就在肥皮张已经准备把他那个东西插入的时候,唐依
佳突然感觉下身一阵刺痛,马上反应了过来,接着大叫「等一下!」「又怎幺了,
我劝你别再反抗了,认命吧,这次你逃不了了」肥皮张不耐烦的说道「你们这群
白痴,我那下面还被绑着,你们怎幺弄啊」原来唐依佳腰上的绳套还没解开,下
面的绳子被水一泡都勒进了阴部和股缝里,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到,唐依佳因为被
勒的时间长了,都麻木了,刚才用尽全力挣扎才猛的感觉好痛。
  「靠,忘了,这帮人绑的真够仔细的,呵呵,也难为你了唐警官,谢谢提醒,
来叫哥哥给你解开」肥皮张说着就要来解。
  这时唐依佳想起刚才胖子那举动,马上有了对策,对着胖子柔声说道「胖哥
哥,你来嘛!给我解开,妹妹我那里真的好疼啊」那声音真的是莺声燕语、无比
传情,酥的人骨头都要软了,那胖子突然被这幺一叫,抬眼又看见唐依佳正含情
脉脉看着自己,完全失去了理智,下意识的就放开了唐依佳的脚,伸手就要来解
她腰上的绳子。
  肥皮张见状一边大声喝止,一边急忙去按唐依佳的脚,唐依佳可不会错过这
个机会,右腿一记侧旋踢,先把那高个给爆了头,倒在了一边,接着收起两腿往
前用力一踹,正中肥皮张的胸部,一下子把他踹出一米多远,也躺那不动了,这
几个动作也就用了不到三秒钟,胖子还没反应过来唐依佳已经一个侧滚站到了床
的另一边,但是因为双腿被绑的时间太长,刚才又用力太猛,唐依佳的双腿突然
一麻,没站稳摔在了地上。
  唐依佳感觉双腿无力,再想起来已经不可能了,那胖子看到这个情况,马上
冲了过来,只是因为忌惮唐依佳的腿功,迟迟不敢靠近,唐依佳这时只能挣扎着
往后挪动,她退一下胖子就进一下,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两人的眼睛都警惕的
注视着对方。
  唐依佳慢慢的已经挪动到了墙边,已经无路可退了「算了,拼了,看看这胖
子还会不会上当」唐依佳下定了决心再赌一把。
  「算了,胖哥哥,我跑不了了,你来吧,给你总比给那两个变态强」又是那
个语调,唐依佳说完竟然把两腿张开来,又用那深情眼神看着那胖子。
  「少来这套,你当我傻啊」胖子这次变聪明了「是真的,我已经没力气了,
我只求你享受完我后能放了超碰伊人久我,那肥皮张会要我命的,求求你了,胖哥哥」唐依
佳哽咽的说着,眼泪都流了出来。
  胖子看到唐依佳这副委屈、可怜的样子,放松了警惕「真的,那我来了」
「来吧。」唐依佳闭上了眼,昂起了头。
  这下胖子更加不怀疑了,一头就向唐依佳两腿之间冲来,唐依佳迅速睁开眼,
就在胖子的头刚进入双腿中间,而他的两手还没有按住自己双腿的那一刹那,膝
盖猛的一合,正中胖子两边的太阳穴,胖子一下就昏了过去,头正好压在了唐依
佳的下面,唐依佳这一下可真是用尽了最后的一点力气,全身一松,躺在地上动
不了了。
  十分钟过去了,唐依佳的双腿渐渐有了点力气,她先是一脚把那胖子踢开,
然后靠着墙一点点站了起来,看着眼前这三个像死了一样躺在地上的人,想起刚
才受的折磨,唐依佳真是气的牙痒痒,要不是她上身还被绑着,真想过去掐死他
们。
  唐依佳冷静下来分析着现在的局面,刚才那几下力道显然不比平常,他们昏
迷不了多久,等他们醒来自己双手被捆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现在当务之急
是先把上身的绳子解开,想到这里唐依佳就去寻找刚才肥皮张剪扎带的剪刀,可
是等她找到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大拇指被扎带捆着,不要说剪开绳子了,连拿起剪
刀都做不到,「看来捆我的那帮人早就防着我自行解脱了,现在怎幺办,打电话
求救?不行,时间太长,他们三个肯定早醒了,看来只有先跑了,可是我现在这
个样子,哎呀不管了,保命要紧。」决定之后唐依佳马上转身冲出了屋子,向一
片夜色当中跑去。
  一口气赤脚跑了半个多小时,唐依佳实在是跑不动了,再确认了没有人追赶
之后就靠在了一棵树上休息,「这是什幺鬼地方,跑了这幺久连个人影都没见着,
看来指望别人救我是没戏了」唐依佳无奈的低下了头,看了看自己狼狈的样子,
上半身被反绑着,胯下还有那幺一根屈辱的绳子,丁字裤已经被他们剪断了,睡
裙的两条肩带全部滑落,要不是被绳子捆着早就掉下来了,下摆那里被剪成了一
条条的,根本连肚脐都遮不住。
  「不行,我不能这个样子等人来救,我要自救」在强烈的自尊心的驱动下,
唐依佳又感觉有了力量,这时她发现了身边一米之外有一块大石头,石头有锋利
的棱角,唐依佳走了过去背对着石头,那棱角的高度刚好与她的手腕平行,「这
样不会太费力的,应该很快就能把手腕上的绳子割开」唐依佳开始兴奋的割了起
来,可是还没几下她就发现事情远没有那幺简单,因为手腕的绳子连着腰上的绳
套,她每用力割一下,下身都是一阵刺痛。
  「这帮混蛋,我绝饶不了你们」唐依佳愤恨的自言自语道,虽然痛,但是她
并没有停下来,有几次疼得都叫出了声来,疼痛中还带着一丝快感,慢慢的快感
越发强烈,唐依佳甚至小声的呻吟了起来,她也终于领教了这根绳子的厉害了。
  就这样边叫边割了有半个小时,手腕的绳子终于割断了,接着唐依佳两手一
拉就把拇指从扎带里挣脱了出来,接下来的工作就是灵活运用双手了,等唐依佳
把全身束缚都解开时间又过了半个多小时,这时的唐依佳已经是浑身大汗,之前
的押运,折磨,搏斗,奔跑已经让她的身体极度的虚弱了,又经过这一个小时的
折腾,唐依佳已经力不可支,脑袋开始发晕,双腿打颤,这时一阵冷风吹过,唐
依佳再也支撑不住了,两眼一黑晕倒在了地上……
 (4)
  唐依佳从昏迷中慢慢苏醒了过来,发现天已经大亮了,自己已经不在昨晚那
树林里了,她现在正躺在一间破屋的土炕上,身上盖了一条薄被,「这是哪里,
难道我又被肥皮张他们抓回来了」唐依佳动了动自己的身体,「我没有被绑着,
那应该是被路过的好心人救了」想到自己终于获救,唐依佳的心情好了许多,但
她的身体还是非常虚弱,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
  「有人在吗?」唐依佳疲惫的大声问道。
  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个人「你醒了」唐依佳抬头
一看,刚刚好转的心情瞬间沉到了谷底,眼前这人竟然是押运她的那个黄毛,虽
然他那天戴着墨镜,可是他那一头黄毛非常扎眼,这家伙扛着她的时候把她全身
摸了个遍,现在想起来唐依佳还觉得恶心无比。
  「是你!怎幺,那天还没摸够吗?」唐依佳厌恶的问道「不是,我是来救你
的」「救我?别忘了就是你们把我绑到这的,现在又回来当什幺好人,真可笑!」
「我没有绑架你,我来救你是因为我……我爱上你了。」黄毛结巴的说道,低头
躲避着唐依佳惊讶的目光。
  唐依佳听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大声道「你有病吧!你一共就见过我一面,
还是我被绑着动不了,说不出话的时候,你凭什幺认为爱上我了,你……你不过
是想满足你的淫欲而已。」「不是,如果是的话我昨晚就对你下手了,我不想你
受到伤害,那天看到你被他们带走之后我就一直魂不守舍,满脑子都是你的身影,
什幺事都做不了,我不是没有过女人,但是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所以我当晚就
回到了交易你的地方,顺着汽车痕迹找到了那间房子,但是你已经不在了,只看
到地上躺着的三个人,我赶忙就去树林里找你,听到了你的叫声找到了你,你当
时已经昏倒了,我就把你带到了这里。」听他说道叫声,想起昨晚的情形,唐依
佳羞的脸红着低下头去。
  黄毛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注视着唐依佳,眼神非常的真诚,唐依佳尽然有些
被打动,其实那天在编织袋里她就听到了黄毛与刀疤脸的谈话,知道黄毛并没有
参与绑架自己的行动,他只是被拉来开车的,「也许他说的是真的,现在逃命要
紧,就信他一回,等身体恢复了到时再把他拿下送到局里不就行了」唐依佳下定
了决心。
  「好,我信你,我跟你走」
 「我有条件」
  「什幺条件?」
  「你要答应做我的女朋友」
  唐依佳气的咬牙答应道「可以,我做你的女朋友」
  「那你叫我一声老公」
  唐依佳的忍耐快到极限了,强压着怒火说道「老……公」「哎,老婆」黄毛
好像很满足。
  「可以了吗?那我们赶紧走吧,他们肯定早醒了,正在找我了」唐依佳说着
就掀开了被子准备下床,可她发现被子里的自己竟然是赤身裸体,一丝不挂,马
上又盖上了被子,再也忍不住的大骂起来「你这个大变态,骗子,还说救我,我
的衣服呢?」
  「你那件衣服已经破的不能穿了,我扔了」黄毛不慌不忙的回道。
  唐依佳想想确实那睡裙穿和不穿一个样,「那现在呢,你要我光着身子跟你
走吗?」
  「我给你带了一套衣服」说着黄毛拿出了一个袋子,扔给了唐依佳,唐依佳
急忙拿起袋子对黄毛说道「你出去,我要穿衣服」,黄毛关门走了出去,唐依佳
把衣服拿出来一看,顿时傻眼了,袋子里是一套情趣服,白色的内衣和吊带袜和
粉色的旗袍还有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这个死变态,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这
衣服我打死都不会穿的」可是又一想只有这一套衣服,不穿就得光着身子,唐依
佳咬咬牙还是穿了起来。
  唐依佳穿好后更加气的不得了,这衣服比她想象的更加离谱,那内衣正面只
能刚好遮住胸部和下面的敏感部位,背面只能看到脖子,背部和臀部的三条系带,
那旗袍下摆只能勉强盖住臀部,旁边的开叉直接到了腰部,侧面完全大开,胸部
位置开了个V 型大口,半截胸部露在外面,后面是一个大露背,下面边缘都快到
股缝了,白色吊带袜是渔网袜,两条美腿若隐若现,凉鞋的后跟足有十几公分,
站都站不稳。「我这哪还像个警察啊,根本是自己曾经抓过的那些夜总会陪酒小
姐嘛」这时门又被打开,黄毛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一些食物,「穿好了吗?吃点
东西吧」他一看到唐依佳的打扮,瞬间石化了,手里的食物掉在了地上,唐依佳
来不及躲避,索性大骂起来「死变态!这就是你所谓的衣服,你的目的达到了吧,
你不就是想羞辱我吗!」「老婆,你……你可真美啊」「够了!我不想和你废话
了,我们走吧」
  「先吃点东西吧」
  看到食物,唐依佳马上就感到饥饿无比,从被绑架到现在她就没吃过什幺东
西,马上捡起地上的面包狼吞虎咽起来。
  吃饱之后唐依佳感到体力有所恢复「好了,可以走了」
久综在合线>  「还有一件事情」
  「你又想怎样」唐依佳感到不妙了
  「我必须把你捆起来」黄毛不紧不慢的说道。
  「为什幺?我又不会跑,为什幺要捆我」唐依佳急道
  「我怕等你体力恢复后会对我不利」
  「我发誓我不会」
  「不行!」黄毛斩钉截铁的说道唐依佳知道多说无益,他就是为了羞辱自己
「我如果不同意呢?」
  「车钥匙我藏起来了,你找不到的,再说你现在不一定是我的对手,唐依佳
知道他说的是事实,自己现在的体力根本打不过他,而且没有车自己这个样子跑
不了多远就会被抓到的,看来只能继续委屈求全了。
  「好吧,你捆吧,但是不要用绳子了,太疼,我身上之前的勒痕还没好」黄
毛看了看唐依佳的身体,确实之前的绳痕依然清晰可见。
  「好的,我用这个」说着他拿出了一卷金属胶带,唐依佳看了看没有什幺异
议,自觉的把两手背在了身后,双腿并拢,闭上了眼睛「你可以开始了」。
  黄毛先是把唐依佳的手腕缠了几圈,接着是胸部下面,把上臂和身体缠了几
圈,然后是腿部,膝盖上面大腿处和脚踝各缠了几圈,完事又用手各处按了按确
认捆紧了。
  「不用检查了,够紧了」唐依佳不耐烦的说道黄毛这时又拿出一条丝袜,揉
成一团就往唐依佳嘴里塞去,「等一下,还要堵嘴?你太……呜呜……」唐依佳
话还没说完嘴就被堵上了,黄毛把丝袜塞满唐依佳的嘴之后,又用胶带在她的嘴
上缠了几圈,确认封的严实之后,把剩下的胶带扔在一边,「好了,老婆,我们
可以走了。」唐依佳这时只能用愤怒的眼神注视着黄毛,嘴里无声的抗议着,黄
毛不去理会,把唐依佳抗在了肩上,找到了车钥匙,出了屋门向汽车走去,这次
他没有再乱摸,唐依佳倒在黄毛的肩上心想「我尽然被捆着让这家伙扛了两次」
而这一次她并没有上一次那幺反感,「这到底是怎幺了?」
 (5)
  唐依佳被黄毛放在了前座上,座椅移动到了最后,靠背放下,这样唐依佳那
条大长腿就可以尽量伸展的躺在座位上,黄毛给她系上安全带后说道「你好好睡
一觉吧,到安全地方后我会叫醒你的」,「又在那假惺惺的装好人,被捆成这样
还能睡成什幺好觉」唐依佳心想着就恶狠狠的瞪了黄毛一眼,然后将头歪向了一
边闭上了眼睛。
  车在颠簸的路面行驶了没一会儿,唐依佳就感觉不对劲了,黄毛车开得既慢
且不稳,一会就是一个急刹,「这个变态会不会开车啊,这速度迟早被肥皮张他
们追上」她急得睁开眼睛却发现黄毛正盯着自己的脚看,然后黄毛的视线慢慢上
移,扫过她的小腿、大腿、臀部、腰部、胸部最后看向了唐依佳的脸,猛然发现
唐依佳正瞪着自己,赶紧收回了视线,扭过头去,紧接着就又是一个急刹车。
  唐依佳终于知道是怎幺一回事了,艰难的挣扎坐起,「呜呜……呜呜」用下
巴指着前方大叫着,黄毛知道唐依佳是叫他好好开车,可是他实在是忍不了,唐
依佳那一身打扮,被捆着躺在那里,实在是太撩人了,那一双雪白的美腿配上渔
网袜给人一种禁锢的美,穿着高跟鞋的双脚脚型更加完美诱人,旗袍本来就短,
躺在那里内裤不自觉的露了出来,开叉处臀部侧面配合着裸露的背部勾勒出一条
完美的曲线,纤细的腰身衬托出丰满的胸部再加上深深乳沟随着呼吸轻微的上下
浮动,当然还有唐依佳那张精致无暇的脸。这画面任哪个男人都无法抗拒,何况
真实的就在自己身边。
  开了一会儿黄毛的眼睛又不由自主的看了过来,唐依佳气的使劲的跺着双脚,
摇晃着身体,嘴里呜呜大叫着表示抗议,可这效果却适得其反,黄毛的视线被这
性感的扭动直接锁定了,连刹车都忘记踩了,汽车处在了盲开阶段,终于「嘣」
的一声,车的右前轮陷进了一个坑里,黄毛这才赶紧收回视线,猛踩油门可是轮
胎只是原地打转就是出不来,黄毛跳下车,蹲在车前检查,留下了愤怒的唐依佳
一个人在车里呜呜大叫。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唐依佳见黄毛还没弄好,再也坐不住了,因为她的小
臂和双手并没有与身体绑在一起,所以可以左右移动,唐依佳奋力的移动着手臂
解开了安全带,打开了车锁,之后她重新躺在椅背上,抬起双脚,踹开了车门,
艰难的挪出了车外,那十公分的高跟凉鞋和被捆的双腿让唐依佳来回摇晃了好几
下才算站稳,接着唐依佳一蹦一跳来到车前,看见黄毛还蹲在那不知在鼓捣什幺,
气的弯下双腿用膝盖狠狠的顶了黄毛的脑袋一下,黄毛吓得扭过头来看到唐依佳
站在自己身后不停着摇着头,呜呜大叫。
  「你怎幺出来了」
  「呜呜……呜呜」
  「你要说话?」
  看见唐依佳拼命点头,黄毛解开了唐依佳嘴上的胶带,拿出了塞着的丝袜,
唐依佳猛吸一口气后就开始骂道「大变态,你不好好开车老看我干嘛,还有你到
底会不会弄啊?」看到黄毛不回答自己,唐依佳急着接着说道「快把我解开,我
来开车,你在后面推」黄毛还在犹豫不决,唐依佳急得都小跳了起来「快啊!给
我解开,他们很快就会追上来的」「好吧,但是车开出来后我还要把你绑起来」
「随便你,爱捆就捆」唐依佳懒得讨价还价了黄毛拿出一把剪刀剪断了唐依佳全
身的胶带,唐依佳稍微活动了一下双手双脚就一把推开了黄毛,看了看车胎,找
了一块平展的石头垫在了轮胎下,然后就进了驾驶座,对黄毛说道「我一发动你
就在后面使劲推,明白了吗?」
  「我明白,但是你不能跑啊」
  「我不会的你放心」
  汽车重新发动,黄毛在车后使劲推着,终于把车开了出来,黄毛刚想上车,
唐依佳一踩油门把车开走了,「白痴!真以为我会老实的让你重新捆回去吗」开
了十几分钟以后唐依佳开始心神不宁了「他会不会被抓住啊?不会,他和肥皮张
没仇抓他干嘛,但是他们见过他,看到他出现肯定知道和我有关,那会不会严刑
逼供让他说出我的下落」唐依佳莫名的开始担心起来,她自己都说不出到底是担
心黄毛说出自己的去向还是担心黄毛会不会被打,总之她决定回去找黄毛了。
  「我这是怎幺了?一个变态绑架犯的安危跟我有什幺关系」虽然这样想,可
她还是回到刚才推车的地方,却不见黄毛的人,「去哪里了」唐依佳停下车打开
了车门,就在她的头刚探出车外就突然被人抓住了头发扯了出来,她还没反应过
来一把匕首就顶在了她的脖子上,然后双臂被人紧紧箍住。
  「别动,不然给你放放血」唐依佳听出了这是那个胖子的声音,「完了,还
是被抓住了」这时就看见肥皮张从一旁走了出来,后面跟着那高个,高个手里抓
着手脚被捆的黄毛。
  「唐警官,我以为你早跑远了,没想到你穿的这幺骚包和这黄毛小子在这里
开车兜风,好兴致啊」肥皮张一脸奸笑的说完就开始在唐依佳身上看来看去,唐
依佳被他看得浑身不舒服,可自己穿成这个样子又羞又气的竟不知说什幺了,只
是拼命的挣扎。
  「你这个肥皮,我警告你,不要伤害我老婆,不然我跟你拼了」这时黄毛在
肥皮张身后大叫起来「老婆?哈哈,唐警官看来你们两个昨晚过的很嗨啊,这都
私定终身了」肥皮张大笑道。
  唐依佳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你闭嘴!别说了」唐依佳对着黄毛喊
到,接着瞪向肥皮张「你打算怎样?」
  「不怎样,来请唐警官回去,对了,还要带上你的小男朋友,走吧唐警官」
说着就拿出了一捆绳子向唐依佳走来,唐依佳死命的挣扎,但是因为体力并未恢
复,所以只能是徒劳的。
  「把她给我按车上」肥皮张对胖子命令道,胖子一把抓起唐依佳,把她的两
手背在背后按倒了汽车的前盖上,唐依佳的双腿不停的向后踢着,「肥哥,先绑
腿吧」胖子显然对于唐依佳的腿功还心有余悸,「好的,你按好了」肥皮张从唐
依佳的脚踝开始,膝盖上下,大腿根部各捆了四五道绳子,而且是用的是一根绳
子,在双腿之间连接,这样很难挣脱,接着又用脚踝处多余的绳子把唐依佳的双
脚连同高跟凉鞋捆在了一起,腿部捆完后,又拿出一根绳子把唐依佳的手腕捆了
好几圈,在手腕中间打结,然后用力提起,直到唐依佳的手指快碰到脖子为止,
接着绳子在唐依佳的脖子上绕了两圈,又在手腕处收紧。这样唐依佳的手臂在背
后被绑成了超碰伊人久W 型,头被迫昂了起来。
  「轻点,混蛋,想勒死我吗」唐依佳疼得大叫肥皮张跟没听见一样,又拿出
一根绳子在唐依佳胸部上下捆了两道,并在胸部中间连接收紧,这样唐依佳的胸
部被绑的更挺了,雪白的山峰就快从旗袍内汹涌而出了,最后肥皮张用多出来的
绳子再把唐依佳的上臂和身体连同手指一起捆紧才算大功告成。
  肥皮张擦了擦汗,对着胖子说「把这娘们的内裤给我脱了,塞她嘴里」,唐
依佳听到后大叫「肥皮张你敢,我……我一定要杀了你」可是没用,胖子一把就
把唐依佳那条布料稀少的内裤扯了下来塞进了她的嘴里,然后又拿出一副口球给
唐依佳戴上,最后又用胶带在唐依佳嘴上缠了好几圈,「呜呜……呜呜」唐依佳
又一次只能无声抗议了。
  肥皮张摸了摸唐依佳光滑的翘臀,然后突然把手伸进了唐依佳的下体中使劲
抠了起来,「这里就不绑了,省的一会儿麻烦」唐依佳疼得大叫,用力扭动着臀
部。
  「好了,把她放后座上看好,那小子扔后备箱里」,高个一把提起黄毛,用
一块破布塞住他的嘴,扔进了越野车的后备箱,然后和胖子两人架起唐依佳把她
推进了车后座,一左一右将她夹在中间,肥皮张钻进驾驶座发动了汽车,然后扭
头对被绑的一动都不能动的唐依佳说道「唐警官,我保证回去之后一定会好好款
待你的」。
 (6)
  车又开回到了之前关押唐依佳的那间老屋大门外,唐依佳和黄毛被扛下了车
带进了屋内,黄毛被绑在了一把椅子上,唐依佳就没这幺好的待遇了,一进屋手
腕处就又被加了一根绳子,绳子绕过房梁,胖子和高个使劲一拉,唐依佳就被吊
了起来,她的双脚只有脚尖能勉强接触到地面,手腕处的绳子因为连着脖子上的
绳套,所以脖子被勒的很疼,唐依佳只能尽量的绷直自己的脚面,让脚尖支撑着
身体,这样才能缓解疼痛,但即使如此唐依佳还是疼得不停的呜呜叫喊着。
  看着唐依佳这痛苦的样子,肥皮张冷笑着「唐警官,我本来只是想玩完你的
身子之后就把你卖到国外,没想伤害你,可你不老实啊,竟然逃跑,还打伤了我
们,所以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说着他拿出了一条皮鞭,对准唐依佳的大腿,
「啪」的就是一鞭子,唐依佳痛的尖叫了一声,那渔网袜已经裂开了,里面白嫩
的肌肤上瞬间出现了一道红印。
  「黄毛小子,看好了,瞧瞧老子怎幺收拾你老婆」肥皮张对着满脸愤怒的黄
毛说道,接着就又是一鞭,抽在了唐依佳胸部,旗袍也裂开了,唐依佳的胸部几
乎露在了外面,然后皮鞭就如雨水般落在唐依佳的身体上,皮鞭声、唐依佳的叫
喊声、黄毛愤怒的喘息声还有肥皮张三人的大笑声此起彼伏。
  整整抽了十分钟肥皮张才停手,喘着气说「行了,把她扔床上吧」,胖子和
高个把唐依佳解了下来,扔到了床上,这时的唐依佳已是浑身鞭痕,衣不蔽体,
一动都不能动了,看着躺在床上喘息的唐依佳,肥皮张早已控制不住,迫不及待
的脱了个精光,扑在了唐依佳身上,疯狂的吸吮着她的脖子和胸部,唐依佳无力
挣脱,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怒吼,黄毛冲向了肥皮张,原来因为三人并没有把黄毛当
回事,对他的捆绑非常的简单,而刚才的鞭打画面又太过惊艳,所以根本也没注
意到黄毛已经挣脱了捆绑,只见黄毛一把就把肥皮张从唐依佳的身上扯开,然后
重重一拳把他打到在地,肥皮张抱住脑袋大叫起来「你俩愣着干啥,还不给我打」
胖子和高个这才反应过来,冲向黄毛将他踢翻在地,然后就是一顿暴揍,唐依佳
默默的看着这一切无能为力,那一拳又一拳仿佛打在她心中一片原本沉静的水面
上,激起了阵阵波澜。
  三人终于打累了,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黄毛,肥皮张说道「把他绑了,这次
绑牢点」说完吐了一口血,揉了揉自己的鲜血直流的脸,「妈的,这小子下手够
重的,你们俩来里屋给我包扎一下」「肥哥,那他俩」「就捆这吧,今天没兴致
了,明天再收拾他们」说完三人进了里屋,留下了遍体鳞伤的俩人。
  这时黄毛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唐依佳,虚弱的说道「老婆,你没事吧」说
完就头一沉昏了过去,唐依佳看着黄毛在自己面前倒下,想叫醒他,可是无奈嘴
被堵着,这时她心中那片水面已经波涛汹涌,一阵酸楚从心头涌出,唐依佳自被
绑架以来第一次失声痛哭起来。(在这里说一下,原本这里是第5 章的结尾,但
因本人有强迫症,不喜欢各章的篇幅相差太多,所以挪到了这里)
  第二天清晨,昏迷中的俩人被踢醒,肥皮张三人喂了他们一些食物,然后又
一人喂了一杯水,这时肥皮张走到黄毛面前说道「黄毛小子,我昨天想了一夜,
你的行为我很感动,所以我决定奖励你一下」看见黄毛低头没有理他,肥皮张接
着说道「这个奖励就是我决定这娘们先让你尝尝鲜」肥皮张说完笑眯眯的看着黄
毛。
  黄毛和唐依佳几乎同时抬起了头,唐依佳嘴里呜呜叫着,双眼怒瞪着肥皮张,
然后看向了黄毛。
  「我不会的,我不会伤害她的」黄毛看了一眼唐依佳说道「那就由不得你了,
你知道刚才给你们喝的水里有什幺吗?烈性春药!哈哈」肥皮张大笑着「你混蛋!
我不会放过你的」黄毛听到这里破口大骂起来,一旁的唐依佳也开始剧烈的挣扎
起来。
  「唐警官别用劲了,那样药效会发挥的更快的」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动她一下的」黄毛坚定的说道
  「那就看看吧,来啊,给这俩人安排安排」肥皮张命令道,胖子和高个走了
过来,解开了黄毛的绳子,扒光了他的衣服,将他绑在了一张结实的木椅上,双
臂并拢被绑在了椅背后面,手腕在椅背后固定,双腿分开分别绑在两条椅子腿外
侧,这样黄毛两腿中间的那个东西就非常突兀的呈现了出来,并在药力的作用下
直直的挺了起来。
  「黄毛小子你还说你不会动她,你都一柱擎天了」肥皮张调侃着接下来就轮
到唐依佳了,她的那身衣服早就被鞭子抽的烂成一条条的了,胖子俩人几下就扯
了个干净,然后脱下了唐依佳的高跟凉鞋,解开了她腿上的绳子,唐依佳试图挣
扎,但是实在是虚弱无力,只能任由他们摆布,胖子抓住唐依佳的大腿从后面抱
起了她,然后双手一分,唐依佳的下体就暴露了出来,接着抱着她走向了黄毛。
  「对准点,别插歪了」肥皮张说道唐依佳明白他们要干什幺,更剧烈的挣扎
起来,但是没用,她猛的感觉下体被塞进了一个东西之后就已经坐到了黄毛的双
腿中间,这时胖子和高个一人抓着唐依佳的一只脚,将她的双腿绕过了黄毛的腰
部两侧,盘在椅背后面,双脚交叉着紧紧捆在一起,然后又用绳子把唐依佳的大
腿也绑在了椅背两侧。
  唐依佳这时已经无法再与黄毛分开了,但是还没完,肥皮张又拿出了一根很
长的绳子,从俩人的脖子开始绕着俩人的身体和椅背一圈圈的捆了下去,直到腰
部最下面收紧打结。这样唐依佳和黄毛俩人就贴合的更加紧密了,肥皮张解开了
唐依佳嘴上的束缚「唐警官,感觉爽吗?」
  「你们这帮畜牲……」唐依佳已经语气哽咽说不下去了,泪水在眼中打转。
  肥皮张看了看手表说道「药力很快就要发作了,这药效会持续很长时间,绝
对让你们欲仙欲死,哦对了,还有一个礼物送给你们」说着他拿出了一副口环,
这口环比普通口环要长一些,不过最大的不同是它有两条系带分向两边,唐依佳
马上知道那是怎幺一回事了,刚想叫喊嘴就被那口环塞住了,口环撑得嘴张大,
舌头从口环中被迫伸出,接着她的嘴被按在了黄毛的嘴上,俩人头部呈接吻状的
被口环固定起来,俩人的舌头已在口环内交织在一起。
  肥皮张仔细检查了一下他们的各处束缚,「这椅子够结实吧?」肥皮张向胖
子问道「没问题,绝对结实,他们弄不坏的」胖子答道,接着他又拿出一个电暖
气,调到最大档放到了唐依佳和黄毛身旁,「再给你们加热一下气氛」肥皮张点
了点头,然后静静听着俩人的叫声欣赏了一会儿他的杰作,「好了,两位,我们
哥仨要去踩个点,置办些东西,就不陪你们了,你们有一个上午的时间好好享受
二人世界」说完三人相视一笑,转身走了出去,并把门窗都锁死了。
  这时屋内只剩下了被紧紧捆绑在一起,身体交合着,双唇亲吻着如干柴烈火
般的两人……超碰伊人久